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内科 呼吸内科 2020-02-14 09:39  浏览 :3448
导读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应当采取基本有效的预防措施。

自2009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已有认定了5次疾病暴发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09年H1N1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质炎,2014年在非洲西部爆发的埃博拉病毒,2015-16Zika病毒流行,和2018年的基伍埃博拉疫情。



现在,在2020年1月30日,经过两次会议(第一次会议是在1月22日和23日)和对形势的仔细评估之后,突发事件委员会宣布我国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暴发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欧共体由世卫组织总干事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召集,审议了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并向总干事提供基于证据的建议,以支持最终决定。

人畜共患的情况已经在之前爆发的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中出现,其中4例只是引起轻微的呼吸道和肠道疾病,但2例先前引起重大关注。

第一次就是我们熟知的“非典”,它的致病病毒是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CoV)的冠状病毒,该病毒于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在我国爆发。在17个国家中,该流行病最终导致8098例感染,774例死亡(9.6%)。事实上,在那次疫情暴发之后,国际卫生条例在2005年进行了更新,从而确定了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10年后的2012年4月,在沙特阿拉伯,中东呼吸道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的爆发,最终影响了24个国家。MERS-CoV最终导致了1200多例病例和400多例死亡。

这两种病毒主要感染支气管上皮细胞和II型肺泡上皮细胞。SARS-CoV将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作为受体,主要感染有纤毛的支气管上皮细胞,而MERS-CoV将双肽肽酶4(DPP4;也称为CD26)作为受体,可感染无功能的支气管上皮细胞。已经进行的病毒结构分析预测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2019-nCoV病毒也使用ACE2作为其宿主受体。同时也有最近的研究表明2019-nCoV不使用其他冠状病毒受体,氨肽酶N和DPP4/CD26。

现如今,世界面临着一种新的病原体出现,另一种冠状病毒,与SARS-CoV和MERS-CoV相比,在病例和死亡人数方面有更大的数量。因此,我国此次2019-nCoV病毒肺炎对全球卫生构成巨大威胁,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那样,病例数量不断增加,需要协调努力、研究和制定应对措施、共享科学知识和信息来减轻这种情况的影响。

在湖北省武汉市出现第一批病例后,疫情的发展及其迅速。数据分析显示,国内发达的运输条件与中国其他省份输入病例数呈显著相关。除了78个国内航班外,武汉机场还有直达22个国家113个目的地的客运航班,于是国际输入病例也开始出现。因为疾病存在人传人的情况,前往国外的旅行者在将新病例带到其他国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甚至已经有了无症状病毒携带者的传播病例发生,比如前段时间在德国发生的病例。

欧洲国家方面,在第一批报告2019-nCoV病例之后,现已在欧洲许多国家发现病例,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英国、西班牙、芬兰和瑞典。由于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疫情并且发展迅速,欧洲疾病控制中心(ECDC)正在密切监测,并提供风险评估,以指导欧盟(EU)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的应对策略。ECDC已经发布了多种文件,包括技术报告,诊断、管理和预防相关的报表、风险评估、算法等。

美国方面,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正在密切监测中国以及美国国内的情况,芝加哥、加州圣贝尼托、洛杉矶、波士顿、西雅图、华盛顿等城市均已报告了病例。因此,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公布了一个卫生保健专业人士的技术文档,包括调查2019-nCoV感染患者的临时评估指南,确诊2019-nCoV感染患者或者在医疗机构接受2019-nCoV感染排查患者的预防、治疗建议以及不需要住院治疗的2019-nCoV患者的家庭护理指南等。

拉丁美洲方面,随着拉丁美洲国家近些年加强了与中国以及整个亚洲的文化和人口流动,目前虽然许多国家尚未确诊病例,但疑似病例数量不断增加。同时,在与已经有2019-nCoV感染确诊病例的国家之间,比如美国和西班牙,也有比较密集的旅游交通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减轻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输入性病例可能带来的影响,必须加强防范和应对。

目前尚无针对2019-nCoV感染的具体治疗方法。临床治疗原则主要包括迅速实施推荐的感染隔离、预防、控制措施和并发症的支持治疗,包括晚期器官支持。越南、泰国和美国的病例已报告患者接受抗病毒药物治疗,如瑞德西韦,以及包括奥司他韦在内的其他药物;MERS-CoV抗病毒药物和疫苗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单药治疗的一项临床对照试验正在武汉武汉金银潭医院进行。在一个回顾性对照研究里,对于SARS-CoV感染患者,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使用具有显著的临床益处,并出现较少的不良反应。沙特阿拉伯在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中开展了干扰素-1b、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安慰剂对照试验。在美国第一例2019-nCoV感染病例中,因为患者临床状况日益恶化,于是对该病例使用了瑞德西韦。当然,需要随机对照试验来确定瑞德西韦和其他任何研究药物治疗2019-nCoV感染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那样,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应当采取基本有效的预防措施。关于此次疫情和病毒的多方面科学信息和证据每天都在变化。随着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共同努力应对疫情,研究论文每天都在出现。与SARS-CoV和MERS-CoV疫情发生的情况一样,它们的流行极大地促进了世界各国的科学进步,包括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的时间里,围绕这个目前全世界都在密切关心的病原体2019-nCoV,全世界应当建立完善的沟通信息和更新资源的机制,公共卫生、传染病等相关学科应当不断更新知识,用于指导决策,早日打赢这场战役。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
  联系zhoumeifang@120.net,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林楠 内科-消化内科|主治医师
病例2 文章5 音频0
更多内科
更多呼吸内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