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建议:废除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引发热议,你怎么看?

2021-12-21 07:49  浏览 :5875
导读科研,是行业精英们做的事,应该走精英路线,而不应该以晋职称为目标....

你怎样看待“废除废除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取消医师晋升制度!”的谏言呢?

2021年,国家卫健委通报多起医生学术造假事件,一批接着一批,前赴后继,千名医生因为学术论文折戟沉沙,甚至部分知名教授因为论文问题,声名狼藉。

这,让笔者想起了几年前,知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格林·自然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撤销107篇中国作者的文章,称这些文章涉嫌伪造同行评审。此事沸沸扬扬,令中国医生颜面尽失。

如此大规模的论文造假,凸显了我国医生评价制度的缺陷。虽然医院声称对医生的考核是临床与科研并重,但实际上演变成“唯论文”,只问发表与否,不问质量如何。

一名医生要想晋升职称,如果拿不出几篇像样的国际期刊论文,连参评的资格都没有。有的医生临床水平很高,但由于论文数量不足,头发熬白了还是个主治医师;而有的医生既不会看病也不会手术,却凭大量的论文获得各种头衔。

难怪有人说:“做1000台手术,不如发一篇SCI(科学引文索引)论文。”在畸形的评价体系中,很多医生被逼无奈,走上了论文造假的邪路。



有人说,中国医生每一年给国外期刊贡献的论文价值,高达造就一搜航空母舰,此言可能过了,但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大家都在为了一个虚名而挤破脑袋花钱的时候,大家忍不住就要吐槽,当今的医师晋升制度是否合理。

但是,医生评价制度不合理,不能成为论文造假的理由。一名医生为了评职称,写不出论文就去造假,如同饿了就去偷面包、没钱就去抢银行,被警察抓住了还觉得委屈。

其实,医学论文造假比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更可怕,后者只是图财,前者可能害命。因为医学研究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一旦形成论文,其数据和结论就会被广泛引用。如果医生写论文的动机不纯,弄虚造假,不仅败坏学风,而且误人性命。

当然,医生搞科研,必须以临床为中心,立足临床而不能脱离临床。凡是对临床有用的,就去研究;凡是对临床无用的,就不去研究。

生搞科研、写论文,一定要出于对科学的探索、对临床的热爱,其目的是让更多病人受益,而非为自己捞取名利。如果写论文的动机不纯,怀着一颗功利心去做人命关天的事,怎么可能结出“善果”?

国际医学期刊论文撤稿事件,揭开了中国医生学术造假的冰山一角,暴露了中国医生评价制度的弊端。为了避免类似事件重演,有关部门必须纠正“以论文论英雄”的导向,改革医生评价制度,降低论文在职称晋升中的比重。

同时,建立论文造假惩罚机制,让学术不端者付出应有代价。惟其如此,医生才能成为论文的主人,而非论文的奴隶。

对此,牙医徐勇刚提出:请废除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他认为:

晋升正副高职称的评定机制,曾经一直以来都是唯科研、论文、专利为重要指标,同时造就了全世界最庞大的学术不端团体和个人,以及最密集的学术产业链,从上而下,从高层到基层,全面开花。


关于这一点,本想写一万字,但想到全国所有医护基本都能心领神会,我觉得多写一个字都是污染屏幕,就略过去。



尽管不写,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阵阵咒骂声,其中也包括这种晋升评定机制的既得利益者,因为TA们付出了高昂的金钱代价;更包括广大的受害者,TA们无数次默默挂掉论文贩子们的电话,专注于平凡的临床工作中。

TA们鄙视这种行为,也厌恶同流合污,还抱有对评定机制改革的幻想!无情的现实却一次次证明:Too young,too simple!

难道说所有的医学科研论文专利都是假的?当然不是。任何行业都有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引领医学向前发展,但实属太少。

绝大多数医学科研,无论自撰还是抄袭,都是赤裸裸地以晋升为初衷,从立项到研究,既无临床实用意义也无推广前景,但基本上都会出“成果”,并最终冠以“国内领先水平”或“国内先进水平”,也让医护们对中国医学的国内水平有了相对客观的认知,医务人员对此都心照不宣。

大到国自然基金,小到基层科研立项,有背景的,浪费国家的钱;没背景的,浪费自己的钱。目的都是一样,每一个毛孔里都流着私利和肮脏的东西。更为无奈的是,大家都熟视无睹并已习以为常。

无论是老的标准还是新的评定标准,都客观上存在弊端,多所医院的同行们给我的信息中,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这种晋升体制对医疗行业的巨大伤害。

第一:破坏了干群关系。所有医院的领导,为了尽量做到公平公正而反复优化评定标准,仍然不能让全体医护满意,矛头与压力都推向了领导和人事部门。

第二:破坏同事关系。为争夺指标名额动用一切手段,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

第三:破坏上下级关系。科主任在调节晋职者工作与维持科室运转上,不得不艰难权衡,容易顾此失彼而导致关系僵硬。

在这样的模式下面,医生不能把精力集中于治病救人,却耗费弄虚作假搞投机拼关系上面,对患者而言意味着灾难。

为什么不废除晋职称呢?它存在的基础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控制岗位比例。

国家给到公立医院的正副高岗位是按人员基数划比例控制,这种控制模式对于医疗行业来说,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当前的形势发展。

控制岗位比例并不能维持医院老中青结构及人才梯队建设!各医院的共同困境是:高年资医师越来越扎堆而退休慢,新入职者越来越少而辞职率居高,造成高级岗位紧张。解决的途径应该是多引进新人来扩充分母,而不是削减分子。

控制岗位也并不能形成择优上岗的局面,反而因职评体系的天然弊端滋生巨大的腐败和利益投机,岗位争夺白热化,医疗的本质严重偏离治病救人的宗旨,医务人员重心转移。

既然有如此多弊端,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岗位?答案似乎只剩下一个,控制工资档。每多增加一个岗位就多增加一份支出,而且到退休后都会高一个档的工资。

那么,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一个话题上,该不该控制医生的工资。以前,不好说;现在,必须说,完全不应该!

近年来,全国公立医院开展了摧枯拉朽式的整顿,尤其是药械回扣空间基本消灭。其实,很多医生都在盼望这一天的到来,大家都希望拥有合理的阳光收入,希望用工资来体现劳动价值疫情过后多数医院财务下降绩效发放减少,收入更是直接寄希望于工资,然而,工资并没有相应上调。



每个人都感觉到,公立医院的寒冬已经到来了。说轻一点,一片死气沉沉;说客观一点,已经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说重一点,公立医疗体系已岌岌可危。哪怕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这种苗头!

在这样的形势下,合理地上调工资是必要的。废除正副高岗位制,按医务人员的资历不设障碍地自动上调工资档,是一种最现实、可操作性最强,代价最小的方案,一方面稳定医疗队伍和情绪,另一方面让年轻医生能看到前景,减少离职,建立持久的职业归属感。

那么,一旦摆脱了晋职的压力,会不会让医生失去奋斗目标、得过且过混资历、缺乏科研创新动力而自甘平庸?不会!不仅不会,反而会让优秀的人才更容易出成果,因为不以晋职为目的科研将会更加纯粹,科研项目会锐减至精,反而节省投入。优胜劣汰将发挥行业自我净化功能。

有实力有条件潜心做科研的人,要给他们更充分的动力,一旦做出真正对医疗行业有实质贡献的成果,给予更高的激励,职位、学科带头人、科主任、副主任、或者物质奖励,很多顶级医院对于有价值的SCI,毫不吝啬地一次性给予几十万几百万资金奖励,很有魄力,这才是方向。

科研,是行业精英们做的事,应该走精英路线,而不应该以晋职称为目标,那属于自降身价,并且势必造成“全民科研”的假大空局面,乃至如今产业链固化难以割裂。

而且,任何一个有眼光的医院,领导层识别真伪科研并不难,难的是能否抵得住动辄几百万的项目基金,难的是“科研兴院”的宗旨下比翼齐虚的体系能否自净化。

只要有职称评定机制存在,就不可能防止钻系统漏洞的人,而且随着时间进展就会成为主流。大禹治水,靠的是疏而不是堵。取消职评,精英更有发展通道,无论临床还是科研,有突出贡献的人都不会被埋没。

这种借鉴自前苏联的职称体系,几十年来没有打破,沿袭至今,已经成为既不代表临床水平,也不代表科研水平,仅代表迎合投机水平的错构瘤。



如果废除规则取消晋升制度,保守预测一下,中国95%以上的医学科研、论文、专利将彻底消失,必然导致那条庞大的产业链瞬间崩溃,而它涉及的利益链错综复杂,既得利益者拥有制定规则的话语权,这是另一个维度下的博弈。

这两年,很多医院晋升评定机制有所改变,原则上降低了科研论文的比重,在抗疫一线优先的前提下,同时增加了临床病案、个人业绩、社会评价、患者满意度等等方面,对于绝大多数医院而言,这是一个重大进步,也是无数人长期呐喊呼吁的结果。

但是,这种机制由于缺乏侧重点与量化指标,实施过程中具有很强的弹性,效果如何,现在还很难评价。


从医疗的本质出发,真正最可靠的评价应该是患者满意度,最能真实反应医生的技术与服务水平,但是由于这个指标更加难以量化,弄虚作假的空间甚至可以超过科研论文,所以也无法在评定中参考,这是硬伤。

建议一出,很多网友纷纷发表议论;医疗界人士发表观点:

@春秋:这个提议虽好,但不太现实。如果说仅仅是取消副主任,主任医师。那么对于大多数科室和医生都不是好事。可以修改评审和考核制度。但是没有这样的分级,仅仅一个夜班的排班和值班,就会影响到一个科室的正常运转。

我们现在的考核制度我个人认为,已经不适应现在医院的发展,也无法体现出医生的能力和付出。我们都说,一个科室的是靠整个团队的付出。但是不能否认,有时候一个科室有一位大拿会提高科室的影响力,但是技术大拿拿到的收入和荣誉并不是最多的。

@云淡风轻:坚决支持取消所谓的副高,正高职称评定,一点意义都没有,却浪费了医生专心干好工作的时间,年年为了进职称忙的一团糟,有打理医院人际关系的,有忙着写不实用的所谓论文的,竟浪费人力物力,一点意思也没有,盼望早日取消,好让医生全心全意干好自己的工作。

@NATURE:没有标杆吃大锅饭,谁还做科研,临床技能三个月谁都会了,科研三年不入门,真科研很难。如果不给要求,那么绝对没人会去做科研,那么国家的科技发展马上就要倒退。

大锅饭的弊病几十年前就出现过了,结局如何不用多说,各行各业必须分出层次,才能良性发展。


至于职称评定,SCI依然是目前相对最公平的评聘指标,人得有压力才能有动力去往上走,但鉴于目前造假严重,有效的做法就是严查严管,而且不能是搞行政的去管,得是内行管内行,推行代表作制就是着力避免以低分凑数,推荐发好的发高分的,逐步改善目前的弊端。

@牙科黄医生:这个就像高考一样,尽管年年都有人说高考不公平,但年年都有高考,只因这是现行条件下最好的平台。现在的评级办法同理,只要你能找到更合理更惠及大众的考评办法,那就肯定能替换掉,关键是没有……

@陈恭健:其实作为医生这个职业,最重要的责任是治好病,所以一切与医疗相关的评价都应该基于治病的有效率!我国宋朝时的医事制度就是以治愈率为核心的。

在现代社会中,疾病的治疗有效性评价主体是理化指标,其实还应该加上患者主观症状改善比例。此外相关性疾病发生率,中长期复发率等均应按比例加权算入。


但是这样一来,有多少现在身居高层的医务人员还能有脸继续说:我是一名医生呢?!至于论文等其他衍生领域,设置有吸引力的专项奖励就足够了。

@雨花石:说要废除的,多数是一叶障目,以偏概全。任何一个行业的人,都要分等级,才能区分优劣。

多年形成的职称评价制度对于区分人才功不可没,也形成了许多公认的人才评价标准,比如学历《必须有相关教育经历的晋升》,比如工作年限《必须有充分工作经验的人晋升》,比如跨省评审《尽量消除人情评审》。比如专业业务考试《必须专业知识临床技能够格》。

@冀:中国的工资体制太过复杂,既不科学也不合理。工资条目很丰满,工资数目很骨感。不如学学西方,实行年薪制!了却奖金和系数的分配不公。本人主治医师已经有二十年了,晋升高职并没有太心动的感觉,除了没有在刊物发表论文,也有写的论文没有发表。

虽然接到不少代写代发的邀请,均没有走出这一步。写了不少科普文,在公众号也发了一些,总的阅读量上万。本人觉得,如果论文仅仅为了职称而发功利性太过突出,还不如写一些亲民的科普文。

其实,许多晋升就是为了那份福利,多拿些钱,还有徒有虚名。也许退休前也晋不了高职,但我并不后悔,只是有点遗憾。一想到患者的信任和满意,看到那一面面红彤彤的锦旗,内心还是有不少欣慰和满足。

你怎样看待“废除废除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取消医师晋升制度!”的谏言呢?

源丨健康大河南

源丨健康大河南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通过电话(400-626-9910)或邮箱(zlzs@120.net)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爱爱医小编 |医师
病例3 文章1093 音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