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医院被1.3亿起公开拍卖!负债经营,深陷民间借贷

2023-07-14 14:52  浏览 :2746
导读由于负债经营、资金链断裂、股东内部纠纷、投资、经营管理、人才等因素,负债破产或拍卖的医院案例并不少见。

由于负债经营、资金链断裂、股东内部纠纷、投资、经营管理、人才等因素,负债破产或拍卖的医院案例并不少见。


起拍价1.3亿元,医院拟破产清算


据阿里拍卖平台显示,河南周口的扶沟鸿昌医院将于7月9日10时起在淘宝网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进行为期两天的公开拍卖,起拍价约1.3亿元,保证金1300万元。



据了解,拍卖内容为扶沟鸿昌医院拟破产清算涉及的资产,具体为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构筑物及其他辅助设施。包括1宗土地使用权,用途为医卫慈善用地,证载面积30138㎡;在建工程为医技楼、家属楼和综合楼,均已于2017年8月开工,其中医技楼面积超过3300㎡。


公开资料显示,扶沟鸿昌医院建于2011年,占地面积约45.5亩,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开办资金2050万元。自运营以来,该院就不断卷入民间借贷、法人变更、买卖合同、借款合同等多重纠纷,早在2018年该院便因为民间借贷纠纷成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


扶沟鸿昌医院的“暴雷”其实也与借贷密切相关。


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2016年至2017年间,扶沟鸿昌医院共向河南利特尔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利特尔公司”)借款950万元。因医院未归还,2020年6月份,河南利特尔公司一纸诉状将其诉至法院。


起初,当地县法院为双方出具了民事调解书,但调解书生效后,扶沟鸿昌医院并未履行,双方也因此彻底“撕破脸”。2021年5月,河南利特尔公司直接向当地县法院申请对扶沟鸿昌医院进行破产清算。


一审法院认为,扶沟鸿昌医院提交的资产评估报告不能准确显示其负债数额,不能证明其已达到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条件。遂驳回河南利特尔公司对医院的破产清算申请。


该公司不服,又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周口中院”)提起上诉,同年12月,周口中院撤销原民事裁定并指令县人民法院受理该破产清算申请。与此同时,扶沟鸿昌医院也曾上诉请求撤销县法院有关裁定,改为裁定受理医院的破产重整申请。


不过,经历一波三折后,扶沟鸿昌医院终究还是难逃破产拍卖的命运。一份来自周口中院3月份的裁判文书显示,扶沟鸿昌医院的破产清算程序继续进行。而在二审听证中,河南利特尔公司也同意扶沟鸿昌医院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此外,经相关审计,截止2020年5月31日,扶沟鸿昌医院资产总额7600余万元,负债总额8200多万元,资产负债率107.63%。另外,该院还有其他债务没有偿还。


负债经营,深陷民间借贷


扶沟鸿昌医院的“悲剧”命运似乎从一开始就已注定。


有资料显示,扶沟鸿昌医院成立于2011年8月,同年9月27日开始运行,法定代表人施某河。自运行当年起,该院就一路“借借借”,“拆东墙补西墙”。


扶沟鸿昌医院的发展史,其实也是这家医院的“借贷史”。企查查显示,在26起终本案件中,仅民间借贷就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2011年10月27日,彼时医院刚运行一个月,扶沟鸿昌医院就与王某艳签订了借款合同,贷款金额240万元,为期半年,用于医院增加设备及流动资金。若医院违约,逾期未还款,需以每日贷款总额3‰支付违约金。


2016年,该院又与张某荣就上述借款签订协议,协议约定全部由张某荣出资。一审法院查明,2012年5月至2016年5月间,该院向两方账户转账145.8万余元,其中偿还本金为40万元,其余均为利息。


由于借款方发生变更,剩余200多万元本息也将由医院还给张某荣。但该院却迟迟未能归还,双方也因此开启了长达数年的欠款“拉锯战”。


不光增加设备的钱是借贷而来,购药用钱也是来自借款。裁判文书显示,2015年12月,该院与当地一家银行签订最高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医院自当月至2018年11月30日期间内连续借款,累计最高未清偿余额不超过900万元,借款用途为购医药。


实际借款起始日期以贷款实际发放日为准,借款月利率为9‰,按月结息,逾期借款从逾期之日起按合同约定利率上浮50%计收罚息。至案发,该院也仅偿还了约148万元的利息,尚欠900万元本金及利息。


2018年6月,扶沟鸿昌医院再次因民间借贷纠纷被立案。根据裁判文书,借款人曹某民要求医院、施某河等返还借款300万元及利息(从2017年9月起至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后经法院调解未果,曹某民申请强制执行。2019年3月,法院查封了施某河名下的一处房产。


除了民间借贷,多份裁判文书显示,该院还存在拖欠电子科技、医药、投资、咨询等公司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的钱款。看医界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作为失信被执行人,扶沟鸿昌医院涉及金额高达2000多万元。


法人变更引争端


实际上,在运行初期,该院还曾试图引入投资,并因此卷入一起由法人变更引发的纠纷案,落得“一地鸡毛”。


根据裁判文书,2012年10月26日,扶沟鸿昌医院以院长变更为由,向原河南省卫计委递交《医疗机构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请求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王某军变更为施某河,获得批准。事后,王某军以其是医院股东,在该医院拥有上千万元投资且对变更事宜事先不知情为由进行起诉。


王某军在诉讼中称,其因投资成为医院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后施某河私自申请变更其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将其挤出医院,致使其失去对医院的控制,巨额投资无法收回。


对此,扶沟鸿昌医院进行了反驳,并在二审中述称,王某军2012年7月9日投资进账,10日即转走,其实际投资为零,根本不存在投资,有短信为证,院长任命和任免是经院里一致同意,有合同证明。


二审法院则认为,由于医院章程规定院委会无权决定变更法定代表人,医院行为不符合其章程规定,同时认定另一被上诉人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依法应予撤销。


其实,除了扶沟鸿昌医院外,由于负债经营、资金链断裂、股东内部纠纷、投资、经营管理、人才等因素,负债破产或拍卖的案例并不少见。据报道,今年以来,就有多家医疗机构进行拍卖重组,如定南中山医院、杭州大诚医院、山西三针脑血管病医院、许昌市立医院、乐山市第四人民医院、济宁丽人医院医院、深圳爱视眼科医院等。


医疗行业从来不是一个短平快的行业,医院的经营发展也非一朝一夕可以促成。在知名医改专家徐毓才看来,民营医院要想取得长足发展,应当谨慎负债、办出特色、善经营懂管理以及要更加注重内涵,谨慎扩规模。经营管理对于民营医院来讲更加重要,管理、经营不强、不专业、不适合,一定难以活下去,更谈不上活得好。

来 源 | 看医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通过电话(400-626-9910)或邮箱(zlzs@120.net)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