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所带来的危害已经超过疾病本身

内科 呼吸内科 2020-02-14 08:23  浏览 :8682
导读新冠肺炎带给人的危害,已经远不是疾病本身,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带来的危害,或者已经超过了疾病本身。

昨天,漫天的医学网站都在歌颂李文亮的事迹,作为一个医生,一个同行,仔细阅读了能看到每个文章,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尽是擦不仅的泪花,34岁离去,留下年迈的父母,孤单的妻子,不懂事的儿子,还有不知道性别的遗腹子。虽然有兔死狐悲的感觉,总觉得离自己还比较遥远。然而,肆虐的新冠肺炎,造成的危害,却离自己越来越近。

今天,朋友的孩子走了,31岁,虽然不是死于新冠肺炎,但也和新冠肺炎有着莫大的关系。前几天因为腹痛,已经在上级医院住院数天,因为恐惧新冠肺炎,在病因不明的情况下,要求出院。今天短暂的晕厥,因为恐惧新冠肺炎,不敢到医院检查,中午再次出现晕厥,医护人员到达的时候,心跳呼吸已经停止。近两个小时的心肺复苏,抢救的医护直到虚脱,也没能挽救年轻的生命。那时,面对无助的朋友,真的好无奈,好无能为力。



新冠肺炎带给人的危害,已经远不是疾病本身,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带来的危害,或者已经超过了疾病本身。到目前为止,公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是813。虽然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但相信,因为疫情耽误救治的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个数字。

如果不是新冠肺炎,朋友的孩子,会及时到医院就诊,即使属于心肌梗死,数小时的抢救时间,不会丢下年迈的父母,不会丢下含辛茹苦的娇妻,不会丢下三岁的幼子。

新冠肺炎肆虐到这一步,于公于私,都应该走在新冠肺炎的对立面,应该走到抗击新冠肺炎的最前沿。虽然,新成立的传染科也算抗击新冠肺炎的一线,应该坚守自己的岗位,但我更愿再走一步,哪怕只是距离新冠肺炎更近的一小步。作为一个小医生,一次申请到武汉,或需不会被批准,毕竟愿意到武汉援助的三甲,三乙的医生,护士太多太多,不过,今天看到一个新闻,巨野县的援助队伍开拔武汉,应该是首个县级援助队,或者还有一线机会。我可以第二次,第三次申请。

今天,我们卫计委主任,亲口应允,如果需要我们县援助武汉,会为我预留一个名额。在此之前,应该坚守在新成立的传染病房,随时等待病人的入住,愿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实话实说,我怕死,然而,做为一个医生,我更怕,死了,也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更怕,死后,别人提起的时候说,那个医生是个逃兵。

为抗击疫情而死,我不怕,只是,我不能死在这个病毒手中。如果不幸有那一天,请在重症不治的时候,赐我一株断肠草。我不能带着病毒去见李文亮医生。当年的神农氏为普天下的黎民,尝尽百草,最终饮恨断肠草。我没有祖先伟大,但我愿沿着祖先的路,重症不治时再试断肠草,也许以毒攻毒,能找到攻克病毒的路。

如果能援助武汉,只有这一个要求,重症不治时,赐我一株断肠草。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注明来源为"爱爱医"的文章,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
  联系zhoumeifang@120.net,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徐泉崧 内科-普通内科|副主任医师
病例2 文章2 音频0
更多内科
更多呼吸内科